將浴巾圍住身子、毛巾包住頭的阿爾托莉亞拿張小凳子給僅有一條毛巾圍住重要部位的士郎坐,一手抓著蓮蓬頭溫柔地說:「來,雙手舉高。」



  士郎照做,阿爾托莉亞開始沖洗對方流滿汗的身體,溫熱的水在接觸到士郎的一瞬間後,便令他舒緩許多,滿足地呼出氣,同時僵硬的肩膀也鬆垮了下來。



  「接下來請閉上眼睛。」阿爾托莉亞轉而拿起洗髮精,擠出一些在掌心裡,然後開始幫士郎搓揉頭髮。



  莫約三十秒過去,阿爾托莉亞再度拿起蓮蓬頭沖刷掉泡泡,再拿毛巾替士郎簡單擦拭後,士郎才得以睜開眼。



  一睜開眼,浴室內瀰漫著濃濃白煙,空氣中也飄散著洗髮精的香味。



  「唔嗯......」士郎的臉色突然之間變得有些怪彆扭的,且視線飄渺不定,坐立不安地頻頻撇頭,兩隻腿也漸漸往內夾,雙手像是在壓著某種東西。



  「士郎?怎麼了嗎?水溫太熱了嗎?你的臉變得好紅啊......」阿爾托莉亞出自內心的關心說道,身子稍往前傾些,將臉靠近對方。



  但她似乎還沒察覺到,令士郎如此不自在的原因,正是她自己。



  方才洗頭時亂濺的水花,令阿爾托莉亞的身體濕透了點,浴巾因此鬆脫,碩大的果實直接露出在士郎眼前。浴室內飄散著熱蒸氣,也讓阿爾托莉亞冒了汗,汗水從額順流至臉頰、脖子,最終全都匯流到那對豐滿的胸上。



  「那......那個......胸、胸部......太靠近了......」



  這時阿爾托莉亞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已經走光,便趕緊用手遮住兩點。



  原本想要說聲抱歉的她,再看到士郎用雙手將某物壓在大腿內側的動作後,突然之間臉色一變,且不再遮住粉紅色的乳頭。



  阿爾托莉亞雙手摸上了士郎的兩隻小手,這舉動令士郎抬頭與對方對視,霎時間,阿爾托莉亞的眼神變得相當懾人心魄,兩顆碧綠色的瞳孔如同黑洞般,吸引著士郎壓抑許久的情慾。



  阿爾托莉亞慢慢地挪開士郎的手、拉開毛巾,讓早已堅挺的男根挺出。瞧見男根的瞬間,阿爾托莉亞的臉稍稍脹紅,連帶著身子也一起發熱。



  「被Alter那樣子欺負,一定很難受吧?」她用食指輕輕在包莖龜頭上點了點問。



  「唔、唔嗯。」



  「這樣的話士郎得好好放鬆呢......」語畢,她將頭上的毛巾取下,柔順的金色長髮如瀑布般落下,雙手摸上士郎的雙腿,跪著時正好與坐在凳子的士郎等高。



  「就交給我吧......」



  阿爾托莉亞說完便傾身低頭,先用手指掀開包皮,露出可愛的粉色前端,前端因這般刺激,流出些前列腺液,阿爾托莉亞伸出舌頭舔了汁液,再來讓舌頭繞著前端舔弄,最後才將整根陰莖含入嘴中。



  「啊......嗚啊......」士郎被對方的舌頭給逗弄得全身發麻、發顫。



  「唔嗯......唔噗──唔哈......」阿爾托莉亞一副看起來就是非常陶醉於此,連自己發出了不得了的色情吸吮聲都毫不在乎,她的眼中就只有露出難耐卻又舒服表情的士郎。



  突然間阿爾托莉亞停下了動作,士郎才得以喘口氣,睜開眼後瞧見對方正把沐浴乳塗抹在自己的乳房上,使之變得更加滑溜滑溜的。



  「很久沒有這麼做了吧?呵呵......」說的同時,阿爾托莉亞就用胸夾住了男根,一下子讓男根完全消失在胸部裡面。



  胸部強勁的乳壓與柔順的肉感互相作用,舒服到士郎弓起腰、伸直雙腿。



  「太......太舒服了......這樣我很快就會──」士郎雙手抓住阿爾托莉亞的玉肩,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士郎自己卻站起來,自動地動起腰來。



  「動得好激烈呀......很拼命呢......」



  「我......快要──」



  「隨、隨時都可以射哦......」



  白濁隨著士郎發出的舒適聲音迸發出,量多到足以從夾緊的胸間噴出,濺到了阿爾托莉亞的臉上。



  「哈啊──哈啊──」士郎累得坐回凳子上,男根頓時冷靜垂下。



  而阿爾托莉亞則掰開胸部,看著牽絲的濃厚精子邊嚐邊笑說:「射了好多呢......嗯?士郎?士、士郎!」



  見到士郎再度露出方才被Alter欺負完的虛脫神情,阿爾托莉亞驚覺做得似乎有點過火了,而搖晃著昏死過去的士郎。



※     ※     ※



  「嗯......我現在躺在床上嗎?」



  士郎還未睜開眼的心想,卻發現自己有了意識,但動不了身體的任何一處。



  「不過......怎麼感覺旁邊好像有人?」



  士郎努力地將力氣轉移到眼皮那兒,好不容易睜開後,發現自己的確躺在房間的床鋪上。只不過,左邊躺了個身穿黑色針織毛衣與一條黑蕾絲內褲的白髮美人,而那美人正抓著自己勃起的男根而已。



  「終於恢復意識了嗎?小子。」側躺著的Alter露出冷酷的表情說,士郎又不禁被對方的臉嚇到。



  「等等......今天真的不行了......」



  士郎哀求著Alter,不過對方卻露出更為凶惡的眼神瞪著對方,手出力抓緊男根令士郎閉嘴,相當不爽地講:「你剛剛在浴室裡給她做魔力補給了對吧?」



  「這個......」



  「居然敢不聽我的話,把忍耐了一個禮拜的魔力都給了別人......你是不想活了是嗎?」說著說著,Alter又出力抓緊,讓士郎痛苦地哀叫。



  照理來說旁邊熟睡中的阿爾托莉亞是聽得到的,但Alter每個禮拜日晚上都會命令士郎與自己進行魔力補給,這段時間她會施展一種與外界隔離的小結界,在裡頭不管怎麼大喊,喊破喉嚨都沒有人聽得見。



  「好痛......拜託......這次就饒了我吧......」



  「我不管,魔力補給的時間到了!給我加把勁,別死了啊!」語畢,Alter就用半邊胸部壓住士郎的臉,僅一件黑毛衣隔著也能清楚地感受到柔軟,但柔軟歸柔軟,其壓迫力也是很大的。



  Alter用左腿膕窩夾住士郎的腫脹男根,隨即開始劇烈磨蹭。



  「診......診摸饋......」本以為自己應該是不可能再勃起了的士郎,被胸部壓得說話都口齒不清的。



  「驚訝嗎?一樣也是用了魔法,只不過這個只能讓你堅挺,並不能增加精液量。嘖......虧我還滿心期待今晚的補給的......」Alter斜眼瞪旁邊呼呼大睡的阿爾托莉亞。



  Alter見士郎痛苦難耐與舒服參半的臉色,便主動掀起毛衣與裡頭的黑蕾絲胸罩,露出白晃晃的巨乳,強行把粉色乳頭塞到士郎嘴裡,說:「很痛苦吧?那就先『做些其他事情』來轉移注意力。」



  於是士郎開始吸吮對方的乳頭,吸著吸著,也開始動用手來揉揉另外一邊的胸部,看起來就像是個尚未斷奶、愛撒嬌的寶寶一樣。



  「嗯......夠了,停下。」



  Alter停止動作,她站起來單腳跨過士郎的身體,且背對他脫去衣物,將冰肌玉膚大方地露給對方看。



  Alter用她的大屁股坐上了士郎腫脹的男根上,上半身也跟著躺下,用全身的重量來壓著士郎。



  「欸?為什麼......要這樣子?」



  「怎麼?想要插進小穴裡?你可不夠資格啊,更何況你還違背我的命令,把大部分的精子都給了那女人,可別太狂妄了。光是像這樣幫你做,已經是莫大的幸福了,居然還挑剔......」Alter生氣地上下晃動身體,壓得士郎快喘不過氣。



  「對......對不起......」



  「別道歉了,給我自己動起來,然後快點把剩下的精子全部射出來!要是被我發現還有留,我就持續榨到你乾掉為止!」



  雖然士郎現在很難受,但Alter肥厚的美臀以及對方身體飄出的香氣,帶給他足以抵銷痛苦的舒適感。



  不久後士郎開始動起腰來,讓男根在兩片臀肉中間摩擦起來,之後更用雙手從後方伸出,揉捏著Alter的乳房。



  「要......要射了......」



  聽到這句話後Alter立馬坐起來,換她自己劇烈地前後扭動腰,讓臀部摩擦男根。男根的前端早已顫抖不已,Alter回過頭來露出詭笑說:「這就當作懲罰吧,給我用臉接下自己的精液吧!」



  「等......等下......啊──」



  滾燙的白濁如火山爆發般噴發,噴到了士郎的身體與臉頰,而Alter轉過身彎腰開始舔著士郎身體上的精液。



  「量居然還這麼多,魔力的濃度也很夠,真是讓人跌破眼鏡......與我行房的資格這件事,我就再考慮考慮好了。哦呀?死了嗎?」



  「......姑且,還活著......」士郎憑僅存的力氣吐出幾個字,Alter則嘴角勾起一抹媚笑,接著就開始舔起士郎臉上的精液。



  士郎就這麼在被人舔弄身體的狀況下深深睡去,失去意識前他腦袋裡只有一個想法。



  「再這樣下去我會吃不消啊......」


 

    全站熱搜

    興趣使然の寫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